古代的食盐种类

看古书甚至武侠小说,有个很深刻的印象,就是盐在人民群众的生活中,乃重中之重。汉景帝时,吴王刘濞带头起兵造反,为什么?因为吴国最富裕,最有实力。而其富裕的原因,就在于吴国靠海,有用海水煮盐之便。专利卖盐,为吴国政府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以至于可以不向百姓收税,因此得到了百姓的爱戴,愿意为其卖命;因为有钱,也可以收买、吸引、、豢养大批国外造反“人才”前来投奔。汉武帝时,靠着盐铁专卖,政府也积累了巨大财富,能保障攻打匈奴的巨大军费。汉昭帝时,国家动荡,百姓贫困不堪。为了休养生息,政府专门召开过盐铁会议,讨论盐和铁要不要由继续官府专卖的问题。而在历史小说和武侠小说中,盐商总是最有钱的一拨,他们眠花宿柳,买官鬻爵,纸醉金迷,一掷千金。从各种影视小说中看到,抗日或者国共内战时期,红区也想方设法偷运盐巴入境,以支撑区域内的统治。古代吃饭没那么讲究,特别普通人,也就是清茶淡饭,维持身体器官基本运转所需。肉乳之类蛋白质没有条件摄入,那就不摄入好了,反正也死不了人,顶多体质差一点,死得早一点,但在死之前,好歹可以为国家做十几二十年贡献;盐却马虎不得,几天没有摄入,人就无精打采,没法报效国家。《睡虎地秦简?传食律》:“上造以下到官佐、史毋(无)爵者,及卜、史、司御、寺、府,粝米一斗,有菜羹,盐廿二分升二。”专门提到伙食供应中,含有多少盐。总之,盐在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   


因此,在很早的古代,国家就开始专门管理盐政,称为“盐人”。《周礼?天官?盐人》里说:“祭祀,供其苦盐、散盐;宾客,供其形盐、散盐;王之膳羞,供饴盐。”所谓苦盐,就是直接开采,没有经过专门炼制提纯的盐。苦,在古代是“低劣”“粗糙”的意思,《管子?小匡》里说:“辨其攻苦。”攻,就是坚固的,美的,好的。苦就算烂的,粗糙的,垃圾的;所谓散盐,是经过炼制提纯的盐。散,有碎的意思,大概引申为细密。也有古注认为,苦盐,是盐池里出的盐;散盐,是煮海水所得的盐。这两种解释都有道理,只是从不同角度来说的。盐池里出的盐,颗粒要大些,显得粗;煮海水所得的盐,因为是通过蒸发过滤的程序所得,颗粒较细。祭祀时,两种盐都要提供,因为祭祀重朴质,献上粗盐,显得庄重;而招待宾客,则端上形盐和散盐。所谓形盐,就是把盐捏成老虎的形状,用来宴请宾客,显得美观贵气。就像我们去高级餐馆,菜不但要口味好,还要做得花哨好看。有时端上一个巨大的盘子,菜只偏居一隅,其他广阔地方,则盘踞一个用胡萝卜雕刻的花,是一个道理。至于饴盐,是一种有甜味的盐,像饴糖一样。这个,我从未吃过,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很早看小说就知道,缺乏盐摄入的人,浑身软塌塌的,乏力。《管子》里说,人不不吃盐,会全身发肿。尤其是那些家里穷,饮食条件差的,更容易这样。大概营养摄入好的人,没有那么缺盐。因为肉类食物中本身多含盐,而整日只有蔬菜谷子下肚的人,就麻烦了。而盐又不像庄稼,随便都能种。采盐,需要有盐矿,需要工具;煮盐,需要靠海,也需要工具,都非常头疼。《管子》里说,政府每个月给成年男子发五升左右的盐,妇女则发三升左右,婴儿两升左右(我怀疑记载有误,似乎不该发这么多)。大概女性干重体力活少,配给就少些。所以,政府欲控制民众,对盐实行配给制,实在是非常好的手段。


我最近养了一只流浪猫,取名咖喱。它老偷猫猫吃剩的肯德基奥尔良鸡翅吃,但据说不能给它吃,因猫的肾脏不能代谢盐。真羡慕它们,要是人类即使不吃盐,也能和猫一样行动迅速悍猛,君王就又少了一个控制民众的手段了。



首页 -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