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官场失意的人为何往往能在文学上取得较高成就?

(本文首发于头条号:梁惠王,【梁惠王】系头条问答签约作者。)

文学本身就是一种柔美、萎靡甚至病态的东西,官场得意的人,一般来讲都很刚强豪放,写写口号还可以,写诗歌就比较难了。

从语言上来讲,文学就是能把普通的意思写得和常人不一样,能写得比较独特,比较有意思。但这还不是上乘的文学。上乘的文学是发掘人深处的最柔弱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在官场得意的人身上,是永远被遮蔽的,他们不会觉得自己是柔弱,对这种东西不自知。

有位文豪曾说过,一个身心健康的人,绝写不出伟大的文学。这句话确实很有道理。因为人如果太过于健康,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都太“正常”了,他们写作,只能写出人人心中所想,人人笔下相同的东西,不会有什么特色。而官场得意的人,不可能不身心健康。

好的作家,他和别人不同的一定不仅是词藻的华丽,而是独特的人生感悟,那些能写出让人拍案叫绝比喻的人,也是因为他们有把事物和事物之间的某些相似之处联系得让人瞠目结舌的能力,他们的大脑、他们的思维和常人不太一样。

而那些官场得意的人,他们没有痛苦,心灵不会受到煎熬(即便是有一点,他们也意识不到,更何谈转为文学的语言),因此,绝不可能挖掘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他们想要写出好作品,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首页 -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