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教育近五年,网龙的“星际战舰”飞到了哪里

摘要: 这家做游戏起家的公司,已经成为教育信息化大潮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10-29 22:09 首页 芥末堆看教育

网龙网络公司轮值CEO 熊立


芥末堆 怡彭 8月31日报道


在卖掉91无线寻找下一个探索方向时,网龙董事长刘德建(DJ)曾设立了这样几条标准:


  • “要偏重于设计和研发,我们智商比较高,喜欢创造”;


  • “网龙对管理1000人左右的大型团队游刃有余,可以开展大项目”;


  • “网龙‘有点小钱’,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不把有钱当作条件来思考的话,那我就得跟那种不拿工资、在民居里的小团队竞争。但是我们有钱啊,不然钱拿来干什么用?如果这个事情不用花钱,我也不做,因为门槛低”。


教育这一周期长、投入高的领域,就此成了网龙的下一个目标。


 “游戏是我们十八年以来的主业,但17173、91无线的收入都曾经一度超过了游戏主体。”网龙轮值CEO熊立告诉芥末堆,“网龙总能在合适的时候发现一些新的机会”。


2013年,网龙正式进军教育产业。在2015年初,其用贝斯特教育(现网龙华渔教育)的5250万美元A轮融资的消息,让这个行业“新兵”真正开始为人所知。现在,网龙已经成为教育信息化市场中的一位重要玩家。


“有点小钱”的网龙,要怎样出海做“大项目”?


根据昨日刚刚发布的财报,网龙的教育业务在2017年第二季度实现营收6.36亿元,占其当季总营收的59.9%。


数据来源:网龙2017年Q2财报


尽管尚处于需要“输血”的阶段,但从业绩来看,教育业务在营收快速上涨的同时,亏损额度也在不断减小。第二季度,网龙教育业务的经营亏损为3140万人民币,同比减少64.2%。而在整个上半年,经营亏损为1.89亿元,同比减少14.4%。


事实上,早在2016年的年报中,网龙的教育业务营收就已超过了游戏。本季度教育业务收入中,来自国际市场的营收高达5.9亿元,同比增长30%。其中,以收购而来的普罗米休斯为代表的“海外军团”,成为网龙教育业务的主要贡献者。同时,国外与国内同步推进,也成了网龙在涉及教育信息化厂商中的最显著特征。


作为全球两大教育互动技术开发商,普罗米休斯的产品主要包括教学展示硬件产品 ActivBoards(互动白板)、ActivPanels(互动平板)和互动教学软件产品 ClassFlow,销售及市场遍及 100 个国家,以美国及英国作为主要收益来源地。


普罗米休斯的互动教学白板产品


熊立表示,海外的教师及学生,对现代化的教学与交互模式有着更好的接受度,这也是网龙教育业务在海外进展更快的原因。相比于国内教育信息化规模大应用少的状况,把产品实际“用”起来的经验价值巨大。


以海外为主要目标的普罗米休斯,自身业务的扩张和增长也未停止。今年三月,其与莫斯科政府合作展开了新的教育合作项目,产品将被莫斯科 7600 多间教室采用,1.45 万余名莫斯科教育从业者能利用网龙华渔教育的互动数字技术与学生进行互动,覆盖学生超过 40 万名。


对于网龙来说,普罗米休斯的硬件产品本身只是1.3亿美元收购案的一部分,其遍布全球的教育渠道所带来的价值可能更加重要。


“普罗米休斯在全球电子白板的市场占有率是53%,这一次收购让网龙获得了面向全球教育B端及C端消费者的通路。”熊立说。


此外,作为母公司的网龙,对管理一家外国公司、拓展海外市场等都不陌生。早在多年前,网龙就已开始将其开发的民族网游输出到海外,包括中东地区的小语种国家。


面向国内的教育信息化产品“101教育PPT”


在国内方面,网龙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教育软件和资源建设上。以其今年重点推广的新产品“101教育PPT”为例,在原有的PPT教学基础之上,华渔为教学课件加入了VR、AR、3D展示等元素。按照不同年级、版本分类完成的资源库,让老师能够快速搭建出一份现代化课件及教案。


财报显示,“101教育PPT”的教师用户超过45万人,其中仅在2017年第二季度就增加了22万人。在该产品的带动下,网龙在第二季度的国内教育业务营收同比增长77.1%,今年上半年签订的销售订单超过2.3亿元。


“现在3D的教学资源已经超过4万个。”熊立介绍,“做游戏开发十几年,让网龙在搭建3D资源库这件事上有着巨大的优势。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推动,也让新的教育资源有了被应用的土壤。”


设计思维用于管理,专注并购后整合


网龙主办公楼“企业号”,造型来源于经典科幻电影《星际迷航》


近几年,网龙华渔教育频频出手,并购了普罗米休斯、创奇思、驰声科技、JumpStart等企业。在找到足够拼图之后,如何将之组合成一艘合格的“战舰”,可能是其管理层需要面对的首要任务。


在国内A股市场上,也存在着依靠大量并购跨界教育的上市公司。依靠资本的力量,能够迅速搭起规模不小的教育“集团”,但集合在一起的管理与资源整合,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前不久刚刚宣布卖出环球教育的培生,就是一个绝佳的“反例”。


“资源整合总是不容易的。”熊立说,“但网龙倾向于用设计的思维去解决问题,可以说DJ本人就是一个设计师,他一直强调要用设计让一切的运行变得更有效。”


熊立所指的“设计”,在并购之前就已开始。迄今为止,华渔的每一项收购都有其明确的目的,如驰声科技拥有前沿的语音技术,普罗米休斯则能为网龙提供成熟的硬件产品和覆盖全球的教育渠道。“就像做软件开发,最初的设计出了问题,补再多程序员也无济于事。”


收购之后,熊立认为最重要的“整合”就是保持信息的公开与畅通,这是保证旗下诸多公司形成合力的基础。数年前,网龙就抛弃了低效的邮件办公传统,建立了自己的IM系统,在保证稳定的同时实现记录的多端同步,最大化提高办公沟通的效率。此外,在牵涉到多人、多部门协作的项目中,所有会议都被要求形成文字记录,会议纪要向所有高级管理人员公开。


“很多时候问题都在于信息的不平等和不公开,比如一个小范围会议形成了共识,但其他人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和接受。”熊立说,“因此我们尽可能让信息公开化,许多计划和设计图都是内部公开的,这在行业内很少见”。


同时,与被收购的公司之间,网龙建立了一套立项机制。在建立“构建全球终生学习社区”的大目标下,每个公司均可根据自己的优势特长进行发挥,并通过立项得到需要的资源与人才。具体到人的层面,网龙则有着一个特殊的规定:如果员工在集团内部找到了更好的岗位,原领导必须无条件放人。“企业就像一个市场,最优秀的人应该去做最优秀的事。”熊立说,“如果员工希望去做有兴趣的事,公司也认为他能胜任,那么对双方都没有坏处。”


通过对内部机制的设计,熊立的目标是对公司、人、资源的激活,从而让整个团队拥有从游戏“跨界”向教育的能力。


“所谓跨界,其实最重要的就是看团队是不是愿意学习,突破和优化原有的规则与经验。”熊立说,“能做到这一点,资源整合、国际化等目标才算有了根基”。


教育信息化竞争越发激烈,网龙想做的是“长线”


设计与软件开发为主,门槛高,项目规模大。从目前的状况看,网龙华渔教育的现状与董事长刘德建此前的想法基本一致。从整体市场状况看,国家教育信息化战略的不断推进,催生了数个年营收数亿至数十亿的“巨头公司”,也让教育信息化成为资本市场的热点题材。但熊立认为,这一市场仍然处于初级阶段,“未来教育”的标准仍然需要政府、学界和企业共同探索。


今年六月,北师大、清华、网龙、科大讯飞及中国移动联合向国家申报了“互联网教育国家实验室”项目,目的正是找到未来教育的国家级标准。


“所谓的巨头公司,大家的收入都还在几十亿的量级,相对于上千亿的市场还有很大差距。”熊立说,目前能够看到的是,中西部等资源相对贫乏地区有更强的尝试意愿,有很多合作项目正在推进中。


熊立告诉芥末堆,网龙希望为行业输出与此前不同的教学方式,而不是单纯的软硬件售卖。在一个与地方高职的合作中,对方希望获得网龙的教学资源,但并无意对教学做更深层次的改变。这一项目遭到了创始人刘德建的反对,不触及教学核心的订单在他看来毫无意义。


VR是网龙在教育业务上的主攻方向


自去年开始,教育信息化版图中的企业们开始展露出自己的特色,如科大讯飞所主打的“人工智能+教育”。而网龙华渔教育则从最初就显现了其对教育业务的鲜明取向:将VR、AR以及MR(混合现实)等新型视觉技术融入日常教学中。熊立表示,网龙的这一选择与VR等技术的自有属性高度相关。从目前的实践来看,VR等技术能带给使用者很强的视觉冲击,但问题在于其新鲜感仅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不论是游戏还是社交,都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同样的“属性”在教育领域却不一定是问题。利用具象化的VR技术,在短短几分钟内帮助学生掌握一个抽象问题,在需要聚焦的课堂上,短平快的VR课件反而将“不上瘾”变成了优势。熊立告诉芥末堆,从目前的实践来看,VR、3D等技术在教学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网龙也将继续推动这一技术路线。


从整个行业来看,伴随着“十三五”规划的落地,教育信息化领域已经处于“跑马圈地”运动的高潮。除本省之外,每一家企业都在尽可能地覆盖更多地区。对此,熊立表示,单纯为了“跑马圈地”扩张业务并不明智,认真思考教学方式本身的公司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我们已经在这个阶段成了教育信息化的主要玩家之一。”熊立说,“之后,对教育的理解才是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那时,华渔会有更好的爆发”。



本文作者:怡彭 
芥末堆 首席熬夜编辑
语言类项目专精,科技类硬件产品玩家。


我们将每天从评论区内挑选出1个优质留言,赠送50元红包。截至时间依旧是发布次日12点~

注:此活动最终解释权归芥末堆所有。

昨日优质留言


首页 - 芥末堆看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