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除了欲望,我能克制一切

08-08 20:08 首页 读者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主播 苏洋 的朗读音频

文 | 辉姑娘


-01-


某次去欧洲的飞机上,邻座坐了一位女士,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安静地阅读着。


用余光扫了一眼,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


这书我也有一套,绝佳的好书,足够艰深,偶尔阅上几段,需翻来覆去几遍才能彻底通晓其意。


说穿了,读这样的书,受益匪浅是真的,累也是真的。


我在心里默默地判断了一下页数,这位女士应当是刚刚开始读前几章吧。


随后倦意上头,拉好毯子,没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在我以各种奇怪的姿势睡了好几觉之后再醒来,那位女士还在读书。


看了眼时间,她居然手不释卷足足五六个小时。几乎值得肃然起敬了。


我视力还算不错,至少可以看出阅读量,这么久,她大约读了不到十页。


见我留意她,女士望过来,微微颔首。


我睡不着了,索性搭话:“您很喜欢这本书?”


她却露出一丝苦笑:“……其实,我读不太懂。”


我愣了愣,那一瞬倒是对她的坦诚产生了好感,笑道:“难懂就不要读了嘛,长途旅行本来就累,干嘛不休息一下,或者看个电影?”


“那怎么行,”她摇头,“我会很自责,觉得浪费了时间。”


“那您平时从来都不会在飞机上休息吗?”我好奇。


“不会,”她皱着眉头,“坐飞机的时候,我要么读这些有深度的书,要么处理工作,从来不休息。”


“这样做会很开心吗?”


“也不会。”她的肩膀垮下来,轻声叹了口气。


“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看这些书,我最想看……《故事会》。”


我愣了愣,忍不住笑起来。


她也笑:“真的,我是从小城镇考到北京来的。那年上京,要坐整整一夜的火车,特别无聊。邻座的阿姨就借了我一本《故事会》,结果我一口气看完,觉得太有趣了,熬了一夜也不觉得困和累。”


“那不是挺好的吗?”我说,“喜欢就看嘛,坐飞机的时候也可以买些类似的杂志翻翻,打发时间消除疲劳,多棒。”


“不行,”她继续摇头,“读这些闲书,我也会觉得浪费了时间。从小母亲就教导我,要克制欲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有用的事,否则将来会后悔。”


“这样啊……”



-02-


大约是长途旅行的疲惫瓦解了一个人的防线吧,她开始向我诉说起一些往事。


她说从小母亲就对她严格要求。三四岁的时候,小朋友们都在外面捉蝴蝶,她不想埋头写书法,就偷偷溜出去玩了一个下午。等到母亲回来发现了,狠狠责打了她。她哭着说:我想出去玩嘛。母亲说: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会学坏。


上了中学,她暗恋了一个男生,写到日记里。母亲发现了,再次大怒,撕坏了日记本,并警告她大学毕业之前绝对不许谈恋爱。“儿女情长,这都是最原始的冲动,太低级了!”


大学期间,她迷上了桥牌,还参加了桥牌社团。大家都觉得她非常有天赋,问她愿不愿意代表社团出去参赛。她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拒绝了,她下意识地认为,桥牌和麻将、象棋一样,都是让人上瘾的,不务正业的,令人沉迷和堕落的。她在一片惋惜声中毅然退出了社团,拿起了考研的书籍。


上班以后,她始终努力工作却未被加薪提干。向母亲抱怨,母亲会批评她:为什么一心只想着钱和职位?这是贪婪的心态。


她想买件昂贵点儿的衣服,母亲也会不满,说她总是对物欲不知足,素颜布衣难道不好吗?


就连她与朋友偶尔去吃顿火锅或者烧烤,母亲都会念叨,说不能放纵食欲,身材和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


直到说完,然后她犹豫地问我:“欲望……真的是错吗?”


我想了想:“母亲希望您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就……像现在这样吧。”她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自己,而我也在打量她——衣着素雅,温婉知性,看起来,的确是一位令人羡慕的女性。


“那么,这不也是母亲的欲望吗?”我反问她。


她怔住,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抱歉,我无意冒犯您的母亲。我只是想说,物欲、财欲、食欲、爱欲……这些都是人欲,是合情合理的,不必感到羞耻。”


母亲的欲望是伟大的,她的欲望也未必渺小——即使渺小,也没必要为了一个伟大的欲望去牺牲掉那么多渺小的欲望。


一生如果只为了一个欲望而活着,未免太悲哀了。


童年时光,可以学习,但也要尽情玩耍。毕竟六十岁再看动画片只能感到无聊,八十岁再去四处捉蝴蝶会闪了腰。


在青春里遇到可爱的人,没必要把情愫生生掐死在萌芽中。学会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哪怕伤了心,也算一段浪漫佳话。


年轻大可好好打扮,一条红裙子,一双白凉鞋,一根漂亮的发带,吸引路人欣赏的目光,这是上天赋予少女的美好权利。


至于努力工作想要得到更好的待遇,那简直是天经地义。丰厚的物质可以带来足够的体面,食不果腹的人永远无法风度翩翩。再升华一点儿,这也是付出心血所得到的认可。


只要不是滥赌,喜欢棋牌就去玩。


只要不是滥情,感觉到了就表达。


只要不是暴饮暴食,想吃什么就开动。


只要不是盲目冒险,想要旅行就出发。


这些绝对不是丢人。


欲望不是拿来克制的,是应该拿来选择的。


精确选择出最想要的,最适合的,最值得争取的那些欲望。


以此为前进的动力。然后,实现它们。



-03-


我想起早年间相识的一位小众歌手。


她之所以会选择音乐,正因为上学时对课本毫无兴趣,每天只想弹琴唱歌。


自然,没有人赞同这条路。父母打压,老师规劝,同学嘲笑。可她并没有放弃,反而越挫越勇。


她说:我所有的努力,都源于心有不甘和不被允许。


打拼多年,她终于做出自己的音乐工作室,有了不错的收入,只是还未被大众熟知。


某次采访,她很坦诚地对媒体说:我想红。


此言一出,引起轩然大波,顿时遭到了无数的讽刺和抨击,甚至还有直接的谩骂。


“想红”是多么含蓄的一件事,大家都要把“追求我的音乐梦想”挂在嘴边,这才算高雅。一个小歌手居然这样赤裸裸地说出来,简直是功利心太强的典型代表,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讨伐你讨伐谁?


可她为什么不能这样表达?


所有走到聚光灯下的身影,大都在渴望一夜成名。


成名带来的不仅仅是金钱和名望,更重要的是,还有无数的认可和尊重,更多人可以分享自己辛苦制作出的曲目。有哪个创作者会对此无动于衷?


只要不是通过拙劣手段上位,拒绝不良恶习,不会为粉丝带来坏的表率。通过玩命工作和优秀作品,打造出一个强大而光荣的自己,大方迎接鲜花与掌声。


那么,有“想红”的欲望又有什么错呢?


为什么要苦苦压抑自己,能抗拒欲望是很了不起的事吗?


有能力满足欲望,还能控制不该有的欲望,这才是了不起的事吧。

 

-04-


邻座的女士听着这些话,出了神。


我伸出手去,帮她轻轻合上那本《中国哲学史》。


“不必勉强。试着享受一下,你会得到更多。”


她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那个下午,我们一起看了飞机上的一部喜剧电影,她笑不可抑。


她说:“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下了飞机我要把这部电影买来珍藏。”


我说:“嗯,加上一本《故事会》。”


我们一起大笑起来。


相信聪明如她,未来会过得更好。


一味地禁欲,那只是“活着”而已。


懂得克制,也懂得适度地放纵,才算“好好活着”。


在不曾违反道德与法规的前提下,任何你想拥有的,都不应感到无地自容。


廖一梅说:除了诱惑,我能抵挡一切。


换另一个角度来说:除了欲望,我能克制一切。


这才是有趣的潜台词啊。


我们并非高僧,也无法看破红尘,只想舒坦地活过这一世。


不能随心所欲,也莫清心寡欲。


不求轰轰烈烈,但求心满意足。

 

作者:辉姑娘,新浪微博@辉姑娘,已出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时间会证明一切》以及新书《这世界偷偷爱着你》。转载请联系小编:zhy199433


主播:苏洋,80后电台DJ,广播从业十二年,自由配音人。有时羞涩腼腆却内心闷骚的天蝎座暖男。路遇不平或危难,一冲动就会站出来的人。苏洋的声音37℃,和你的温度相同,所以熨帖你的身心!微信公众号:听美文(ID:suyangshuo)


编辑:朝歌


三本书,献给人生路上踽踽独行的你

买即赠读者书房炫彩中性笔(7元)和

读者海外版杂志两本(20元/本)

点击图片购买

↓↓↓


首页 - 读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