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 | 为治霾关停工厂后,工人们怎样了

摘要: 当“去产能、治雾霾”的抽象口号落实到现实层面,被绑在雾霾制造链条上的他们,命运亦随之发生剧变。

11-10 19:27 首页 凤凰网

2016年12月26日,工厂被关停前夕,工人宋巍与选择内退的李贤和吃散伙饭,聊到动情处,已决定去兰陵新厂区工作的他捂住了脸。


因污染排放问题,他们所在的山东球墨铸铁管有限公司停产搬迁。当“去产能、治雾霾”的抽象口号落实到现实层面,被绑在雾霾制造链条上的他们,命运亦随之发生剧变。潘永强/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


2016年12月,被住宅楼包围着的山东球墨铸铁管有限公司正在排放大量的废气和粉尘。


这是一家老牌国有企业,建设于上世纪50年代。在厂里工作了40年的李师傅自豪地回忆,“企业效益好的时候,球墨铸铁管几乎销售一空,工人福利待遇相当不错。”


但是随着城市的扩容,老工业区与生活区越来越无法分隔,昔日辉煌的企业成为导致济南市雾霾问题的一大“心头之患”。


因为污染严重,厂区附近的居民平时在家里都不敢开窗户,否则屋里很快就会覆盖上一层棕红色的粉尘,沾染到衣服上很难洗净。图为2016年12月,徐女士给花卉浇水,窗外的球墨厂在冒着浓烟。


与球墨厂仅一墙之隔的就是一所小学。2016年12月20日,济南遭遇严重污染天气,学生们提前放学。当天,济南市教育局发布21日停课通知。


雾霾侵城,济南市政府开始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整顿重工业产业,球墨厂也赫然在列,并被勒令停产搬迁。


图为2016年12月11日,高炉车间的工人们在休息。随着工厂关停时间的临近,职工们对未来充满不安。


2016年12月27日,山东球墨铸铁管有限公司宣布停产并着手搬迁至300多公里外的临沂。新厂区采用符合当前环保标准的先进工艺建造,老厂区原有的生产设备将会淘汰,这个有着60年历史的工厂正式停产。停产这天,当班工人在高炉车间合影留念。


工厂搬迁的背后,数千名工人的生活将因此发生变化。与外界对搬迁的一致叫好不同,工人们的心情比较复杂。


“我们为城市发展做出了牺牲。”47岁的职工李师傅说,“目前企业在帮着职工联系应聘,要是选择自谋出路,可以获得近20多万元的补偿金。但我这个岁数只能选择保安之类的工作,自己创业又没有经验……我在工厂快30年了,真舍不得离开。”李师傅最终选择了去偏远的新厂区。


图为2016年12月29日,球墨厂动力车间的主任办公室门外,职工们排队领取搬迁分流安置方案。


//


39岁的汽轮机工李超(左)和同事在车间看搬迁分流安置方案。在球墨厂工作了近20年的他选择买断工龄去一家保险公司上班,“年轻人就应该多闯荡。”李超说。


李超特意为新工作买了一套西服,并且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每天的工作虽然忙碌,但很充实。


李超联系客户主要靠电话。不管在哪儿,手机随时都会响个不停。


工作之余,李超喜欢健身。只要业务不太忙,他每周都会抽出时间约几位朋友一起健身,顺带推广一下保险业务。


周末,李超送儿子到附近的校外辅导班上课。


目前,李超已经在保险公司工作将近一年了,并在六月份晋升为业务经理,他的收入比在厂子里时高很多。“我有信心干下去,往更高的职级发展”,李超说。


 //


51岁的天车工李贤和在这次分流中选择了内退。即将离开工作多年的工厂,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李贤和烧掉了工作服,就像是跟过去30年的工厂生活进行彻底告别的一个仪式。


李贤和保留了当年入厂时的工作证和工会证。


李贤和的父亲李圣亮是球墨厂的老退休工人。为了方便照顾年迈的父母,李贤和在家附近的不锈钢市场找了份给职工做工作餐的工作。


与李贤和一样,58岁的轮机工吕金灿也选择了内退。刚有了龙凤胎孙子孙女的他,内退后主要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和休闲时光。


吕金灿退休前喜欢运动,参加过骑行,但因为上班没时间,三个月才骑一次。

退休后,他参加了骑行俱乐部,是骑友中年龄比较大的。如今,吕金灿每周都会参加骑行活动,最远能骑行100多公里。

 

 //


部分职工选择了去300多公里外的兰陵新厂区上班。


新厂启用后,球墨厂将与兰陵当地集团合作,从国企变成混合所有制企业。按照企业分流方案,愿去兰陵工作的职工,总收入不低于去年,还有交通、生活补贴,职工签订合同至上岗期间,并且每月发放生活费。


图为2017年2月27日下午,47岁的高炉工李庆锋(左一)和同事在老厂区坐上大巴车,去新厂区上班。


曾经热火朝天的厂区如今已变得空空荡荡。


傍晚六点,经过五个小时的奔波,工人们到达兰陵新厂职工宿舍。


新厂区位置偏僻,职工们生活单调,宿舍楼的乒乓球台成了下班后唯一的娱乐活动。


晚饭后,工人们聚在宿舍内,听刚从济南过周末回来的同事,聊些家乡的事。


身处异乡,生活单调,工人们想家是必然的。深夜,45岁汽轮机工马培山和42岁的电工杨德中,在房间内用手机和家人聊天。


在兰陵新厂工作两周后,39岁的天车工宋巍终于等来两天的休息时间,回到济南家中的他,抱着分别多日的小女儿亲吻。


//


随着新厂的陆续投产,4月底,老厂区开始进行拆除工作。图为2017年5月4日雨后,工人在拆除厂区设备。



吕金灿听说厂区开始拆除,特意过来看看,眼前的工厂已经面目全非。


2017年6月18日,曾经的钢铁巨人变为一堆废铁,一个多月的厂区设备拆除工作已近尾声。


这家始建于1957年,有着60年辉煌历史的国有老企业,最终因污染排放问题落幕,退出了历史舞台。

 

-THE  END-


关注我们(微信号:zairenjian11)

优质内容,每周更新

欢迎来看来聊

投稿:all_photo@ifeng.com


首页 - 凤凰网 的更多文章: